LOVE AS DQ

天空海阔,愿你我不变。

窗外云彩,恍若流星。
落日余晖,变幻着天空的画布。
灿烂的金色,橙色,粉色,火红色。
就像一场盛大的灯光秀。
平行的流云变得很长。靠近。
汇聚。如同火炬般燃烧起来。
向上,向上。好像能穿透天际。终是尽了。
易逝。烟花碎片飘散开,星星点点。
夜幕降临。黑色慢慢笼罩。
除了风,应该没人会记得这一切罢。

两条平行线,就像两个并肩前行的人。
若悲若喜。若即若离,若合若分。

希斯罗机场。
就这样慢悠悠地喝着,热巧克力甜中微苦。
竹签随意搅拌,
泛着泡沫的漩涡,气袅袅,
飘出忽又不见。空气也香浓。

糖不晓在何时断了开来,
两截有我有你,却不知道,
爱在何方。
只好在地图上摆出相交的形状,
寻觅曾经留下足迹的地方。

下午时光惬意,丝丝留恋萦绕,
那是我心中最美好的快乐忧伤。
再见,英国。

我徜徉在爱尔兰的街头。
久久,久久。
看到形形色色的人,
与我擦肩而过。
我想,你定与他们一样罢,
也终会是我生命中的过客。

驻足,凝望。
听到街头卖艺者似有悲伤的歌声,
听到木吉他发出的独特声音。
我又想起了你。

哦,是啊
也许在遥远的银河上  也有这样一把木吉他
会美好地存在下去    永远,永远

公园里。
秋千,在空中轻轻摇来摇去。
风告诉我,她来过。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
投下斑驳的光影。
椅告诉我,她来过。

雏菊上今晨的露水,
如泪珠般晶莹。
如今花无语。
她,最后还是走了。
夏天,终究是过去了罢。

健力士黑啤展览馆。
充满酒香的下午好时光。


莫赫悬崖。小商店。
被制作成花朵形状的玻璃,
发出不太情愿的光芒。
它们有时甚至觉得,
被折压成淡粉小花的布料,
都比它们好得多。
因为将来被买走后,
布料拥有极软的身体,
还可以作别的用途再利用。

而它们,看似漂亮一些,
可也只是不堪一击的摆设,
随时都有可能,
粉身碎骨。